通货膨胀下的操作模式

一个商品的形成是必须经过原材料、加工、制造才有最终产品出现,然后再推出市场。而这过程往往牵涉数家企业以及数个国家。

一个国家的GDP,出口占了重要的位置,贸易的繁荣与码头的繁忙决定了该国家的汇率地位。

举个例子,新加坡当天与前马来亚(马来西亚)分家以后,当时的货币兑换率为1对1。新加坡在缺乏先天资源的情况下,依靠贸易,把码头转为贸易港,成为东南亚的贸易转口中心,也让其国际地位提升不少,目前新币兑马币的兑换率为1对3。

全球的商品供应链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持续,直到新冠病毒出现后,全球供应链断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全球企业正面临供应链中断难题,原材料短缺,价格飙涨,人力不足,生产中断,货物运送延迟,而这情况已延续了一年至今仍然没有缓解迹象。

今年9月,由于供应短缺导致全球天然气、煤炭和原油价格飞涨,引发中国多区供电紧张,能源危机在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蔓延。

疫情冲击导致芯片供应紧张情况最为明显,这不只影响最终消费者购买不到商品,连制造商甚至贸易商都备受影响。

通货膨胀已经不是一件需要预测的事情,因为它已经在发生

以汽车行业为例,由于芯片短缺,2021年全球汽车产量料将减少770万辆,制造商的损失将达2100亿美元,无论是日本、德国还是美国汽车制造商,都没能幸免,并已导致一些汽车生产线关闭。这直接导致新车价格增长,以及间接助兴二手车价格。

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6.2%,创下1990年以来最大同比升幅,并且也是同比通胀率连续第五个月超过5%月。二手车价格再次成为主要贡献者,环比上涨2.5%,同比上涨26.4%。新车价格分别上涨1.4%和9.8%。燃料油价格飙升12.3%,能源价格总体上涨4.8%,12个月内上涨30%。

(上述图片取自Symbol Station)

美国通货膨胀率已来到了30年的历史新高,相信美联储很快将会对此有进一步政策出现

CPI数据显然只是一个结果出现,通货膨胀已经不是一件需要预测的事情,因为它已经在发生当中。现在需要进一步探讨的是通货膨率能去到多高以及几时能终结。这两个问题其实还是围绕着整个供应链断开的源头-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让每个人的生活模式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当然这也包括了供应链。新冠病毒不会在短期内消失,意味着通货膨胀也不会消失吗?

新冠病毒的出现导致许多国家封锁,供应链最前端的原材料生产受损后,一环扣一环,问题陆续而来… 一波波疫情对原料产地、加工地、运输业等关键环节造成的冲击与破坏,更令全球供需变得更加复杂,这主要是各国经济体复苏步调不一,各国政府和企业应对这个局面的办法。

其二是供应链问题课题,包括英国、美国、中国香港和深圳等地的集装箱港口,最近均出现运输延误问题,货柜箱短缺导致运费飙升至一年前的10倍,运输业人手短缺更是加剧港口堵塞困境,而这问题至今也还没有解决。所以可以估计CPI数据在未来3个月都不会有好转。

而这也造成另一现象出现就是越来越多企业撤回在海外的工厂,把生产低移至靠近较靠近的地方设厂。

全球约有42%出口来自亚洲

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的报告显示,美国今年从国外回流的新增就业岗位将达到224213个,比2020年增长38%,这主要是受到美国对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和药剂等战略产品的投资所驱动。

英国也出现类似趋势,一份报告预测,疫情和英国脱欧促使企业将生产业务转移到国内,英国工厂今年生产的商品将增加近50亿英镑。

这事件的影响无疑是亚洲国家,根据联合国统计,全球约有42%的出口来自亚洲。亚洲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全球有许多商品或原材料都来自亚洲国家,但供应链问题出现后,企业不得不从新考虑这问题。预料政府将借此机会推出一些税务豁免政策以鼓励企业回流自身国家设厂。

投资者在作出交易决策时不防多考虑以下这两个因素,其一通胀至少还会延续一段时间,美联储所谓的“短暂”继续是不可能的任务。那么在投资布局上一些都必须以“即将”加息为主。

其二是供应链是否已经解决,这可从芯片是否还有短缺得知。这可以观察苹果手机的交付日期得知,苹果因芯片不足的问题而把Ipad的芯片转移至需求更多的iphone 13,这也间接影响了苹果的营业额,不排除未来会因此而涨价的可能。

投资者如果察觉到供应链问题持续越久的话,那么企业的生产线搬迁回自身国家的可能性会越大。而且原油会因此走高的可能性会非常大。如美国最大的进口产品饥皆来自中国,占了总进口的20%,当中电子产品占了最多数。再加上美国政府鼓吹企业回流的情况下,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USDCHN^ 周图

价格在跌破上升趋势,在一波强势下跌后达到强力支撑,预测价格将会在 6.3750 反弹。